红周刊 记者 刘欣颖

3月26日以来,多只中概股集体“闪崩”。除海外基金爆仓引发强制清盘等“黑天鹅”事件影响外,SEC针对中概股的“新政”也成为笼罩在互联网龙头公司头上的“乌云”。这无疑将加快中概股回国上市的步伐,而这其中港股无疑是首选。从近期回港上市的百度等两家中概股来看,“打新”阶段均受到了市场的追捧,但上市首日收盘或盘中即“破发”。

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、传媒互联网首席分析师文浩在接受《红周刊》专访时表示:“(这两家公司)港股上市后的表现,我认为更多受市场风格和市场情绪的影响,整个港股科技股春节后都在下跌,它们自然也很难独善其身。”在他看来,百度股价过去半年翻倍,主要在于百度核心业务修复超预期,以及在AI业务领域的前瞻布局,但未来能否重回BAT第一梯队仍需观察。此外,文浩认为,短视频领域未来将呈现“三足鼎立”的格局,腾讯去年以来发力的视频号,如果内容不断得到丰富,客户粘性增强,有望跻身其中。

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加速度

百度首日即“破发”短期或难回第一梯队

《红周刊》:近日,因海外基金爆仓而引发中概股频繁“闪崩”,叠加近期SEC落地对中概股会计审计法则,市场预期中概股回港上市速度将进一步加快。而从刚回港上市的百度和某二次元网站来看,上市前均溢价发行,但上市后都出现了破发。您怎么看这种现象?

文浩:这两家公司港股上市后的表现,我认为更多受市场风格和市场情绪的影响,整个港股科技股春节后都在下跌,它们自然也很难独善其身。

例如,就百度来说,其上市定价本身就是相对美股溢价发行,值得注意的是,百度美股过去半年累计涨幅已在一倍以上。其上市超额认购倍数也在100倍以上。这都说明,百度等回港中概股标的是受港股投资者追捧的,但火热的背后也可能意味着留给打新的红利不多。

《红周刊》:作为曾经BAT中的一员,处于AI风口上的百度,您认为其是否有能力能否重返互联网第一梯队?目前市场对于百度的投资价值似乎争议仍很大。

文浩:的确,但百度近半年来股价大幅上涨,很重要的逻辑是预期改善后的估值重估,市场对百度的业务布局预期正在逐步改善。在去年10月份之前,百度130美元/股的时候,市场当时很悲观,很多投资者看到的都是百度搜索等业务受到同行冲击,但其忽视了即使当时市值仅450亿美元的百度(约3000亿元人民币),账上现金接近1000亿元。

从百度美股2020年度报告可以看到,从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,百度移动业务剔除爱奇艺后在持续的改善,业务增速不断加速。“双引擎”(搜索+信息流)与“三支柱”(百家号+智能小程序+托管页)的布局支撑其核心业务继续向前发展。

另外,随着2020年特斯拉、蔚来等新能源汽车公司股价在二级市场受到追捧,百度在AI领域多年的投入和布局的价值正逐步凸显,人们对百度AI布局的认知也有了改变。原来人工智能时代,或者说智能驾驶技术没有达到预期的时候,很多投资者并没有重视百度手握的技术和专利。随着汽车新能源化、智能化拐点的到来, AI驱动的智能驾驶大时代正在来临,而百度正是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技术储备最多、专利最多、最具有领先优势的公司之一。目前,百度已经在北京、广州以及美国加州等地试点智能驾驶。此外,从投入上看,根据财报披露的数据,百度在过去几年里研发费用率是几家头部互联网公司中最高的,2020年达到了18.22%,并在保持持续增长。当然,也需提醒投资者,当前汽车智能化仍处于技术演进的早期,产业链仍面临巨大变革,也将有新入局者,百度最终能否成为赢家还需持续观察。如果未来它的造车成果得到验证,那或将受到市场持续的追捧。

视频号要想突围仍需丰富内容

短视频未来大概率呈现“三足鼎立”格局

《红周刊》:某短视频龙头年初也登陆港股市场,其和抖音的崛起对腾讯等互联网龙头造成不少挑战。我们看到,腾讯去年开始大力布局视频号,并将其绑定到微信生态,您认为视频号能否突破目前的短视频双龙头格局呢?

文浩:视频号的核心优势是在于背靠微信,有超过12亿的用户作为基础,前面也有微信支付的成功推广经验。目前来看视频号不仅是在吸引现有的短视频存量用户,同时还会带来一定用户增量。我身边也有一些原来不是短视频用户的金融业人士,现在经常会通过朋友圈入口去看视频号。但是另一方面,微信视频号目前内容丰富度还不够,有很多生态建设留待解决。微信也只能提供一个社交入口,如果没有丰富的内容体系建设,用户的黏性也不能保证。

《红周刊》:在您看来,短视频行业目前进入存量竞争时代了吗?未来行业格局预期如何演绎?

文浩:从各种第三方数据以及上市公司财报披露,都清楚看到互联网的用户数红利在减弱,我们确实要接受这个事实。但是对短视频无需悲观,短视频未来将要渗透到的,应该是整个互联网用户群体。

首先,不要低估短视频对时间的吸纳力,存量用户的人均使用时间还会有更多的增长。未来视频可能会越来越多的替代文字,变成互联网更主流交互方式。其次,目前短视频两巨头覆盖到的用户群也只有大约6-7亿用户,渗透率还未达到电商或社交的水平,随着网络资费越来越便宜,短视频行业还有用户量提升空间。

从竞争格局上来讲,我个人认为未来将会是三强甚至多强长期并存且各有特色。以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,它们只要都能保持自身的独特性,就能抓到各自的安身之本。接下来肯定是会有一段时间的“混战”,在这个过程中各公司的执行力会起到很大的决定作用。而且百度的搜索视频化、网易的内容视频化、阿里的电商视频化(比如直播电商)都会丰富整个格局。

除了刚刚提到的视频号,抖音的优势在于用户基数大,内容覆盖面广,娱乐内容传播更广泛,一二线用户对抖音的喜爱也更明显。快手的优势是在于社区黏性,这也可以解释它带货电商业务的成功。

《红周刊》:短视频内容大多来自用户,在内容方面也始终面临着版权侵权、内容价值观偏失等困扰,是否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机制来解决相关问题?

文浩: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分几个方面来看。第一,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到这个阶段,所有的公司都知道社会责任感是必须要去担负的,一旦面对问题积极整改而绝非容忍不理。对投资者或者是用户来说,我们可以从日常判断公司的言行。

第二,对公司做相关监管的不仅是主管单位和媒体,还有广大用户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意识的公司就会加大技术审核,辅之以人工审核。但目前来说,光靠监控技术是无法100%保证内容合规的,难度主要是在于并发量大,数据量大,以及识别技术准确度。当然可以期待区块链技术或其他新技术可以带来一些解决方案。

参考游戏版号限制对腾讯的中短期影响

反垄断对阿里等中长期可能是利好而非利空

《红周刊》:您评估互联网公司比较常用SOPT估值法,能够结合具体案例来分享下?

文浩:以百度为例吧,考虑到百度业务形态及持股公司,我认为百度是可以用SOPT估值法来分部分估值。具体来看,第一部分是核心的在线营销业务。对这一部分的预测增速比较稳健,毕竟百度的搜索业务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面临外部影响。目前百度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它也在积极发展 “好看视频”,又公告拟收购YY直播,搜索视频化的战略不断落地。实际上经过去年这一轮估值修复,以当前将近20倍的动态PE来看,百度核心业务还不算贵。接下来是要继续观察搜索的视频化战略执行效果,包括用户的使用时长,商业模式包括付费的延生等。

第二部分是云服务、智能驾驶和智能硬件等新兴业务。智能化仍处于商业化变现初期,未来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很多不确定性,不排除未来还会有更多参与者入局的这种可能性,所以公司这部分业务估值会更具波动性,受市场情绪影响更强烈。但是智能化市场空间还很大,近似可以参考新能源板块——特斯拉、蔚来等公司的估值水平去做判断。

第三部分是其他的持股公司,按照市值百度持股比例的方式进行估值。以爱奇艺为例,尽管这家公司本身处于亏损状态,并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母公司净利润,但它本身是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,有资本市场清晰的独立市值表现。

《红周刊》:您刚提到爱奇艺,但梳理来看,目前几乎国内所有长视频平台目前都仍处于“烧钱”的状态,未来该如何破局呢?

文浩:长视频这个业务本身是没有问题的,尽管短视频内容的崛起带来了一定的时间抢夺,但短视频内容还是偏向娱乐化、碎片化。在海外也有像奈飞这样的成功案例,甚至亚马逊、苹果这些大公司都在涉足自制剧集领域,原因就在于长视频OGV内容存在长期内在价值,且不可替代。

目前国内长视频平台面临亏损的这种窘境,主要是短时间内用户付费规模和广告收入可能也很难有较大提升,加上国内长视频多家巨头并存。奈飞市值的表现离不开海外的竞争格局更好,同时全球英语人口基数更大。所以国内长视频平台未来大概率还需要整合,通过并购方式解决困局的概率会比较大,但是这也需要看企业的主观意愿,以及反垄断政策的相关界定。

《红周刊》:最近有消息称,阿里巴巴将被处以高达9.75亿美元的创记录金额的罚款,您如何看待反垄断法对互联网龙头公司的长期投资影响呢?

文浩:过去无论是公司还是投资者,可能都会对互联网公司应面对的社会责任思考不足。现在监管层正是通过一系列举措,在向社会各界传递:互联网公司大了也要担负起自己应尽的社会责任,而不是一味追求规模成长。

可以参考一下2018年的游戏版号限制政策。政策的监管是为了让行业更加规范(比如保护未成年人),而非一味地打击行业。作为有责任心的大型互联网公司,在这种强监管下,确实是可以兼顾好自己的社会责任与商业效益。2018年11月相关政策浮出水面的时候,对腾讯代表的头部公司短期损益也产生过比较大的影响,但看到在腾讯妥善解决未成年保护等问题后,版号收紧政策也为市场清除掉了一些不正规参与者,腾讯很快就又重新获得了二级市场青睐,最后变成了中长期的利好。

那么回到当下阿里巴巴面临的处罚传言,具体需要我们等待国家主管部门的权威结果。参考游戏行业前面经验,我认为如果阿里巴巴等大型公司按照国家的要求去整改,而且注意到要把自己纳入到金融监管中,尽管它当期会损失一定短期利润,但是中长期反而可能获得健康的、可持续的发展。只要头部公司做好自己该做的事,从更长的维度来讲是非常好的,不仅是游戏、金融相关的这些监管,还有最近在线教育方面的呼声,都是相同的道理。

(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,不代表《红周刊》立场,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,不做买卖建议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