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系基于公開資料撰寫,僅作為信息交流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。 

我現在越來越覺得,這個世界的復雜超過我們的想象。如果我們過于教條主義,會很容易犯錯。

現在的股市,讓很多傳統的價值投資者感到困惑。公司的估值標準,好像已經一團亂麻。

美國有堅信價值投資的基金大佬自殺,國內有些私募重倉所謂的低估價值投資股也面臨清盤的危機。

越是在動蕩的時刻,我們越應該做的事情是反思自己的思維,去學習新的思維方式。

前不久我讀到一本書,我認為是今年讀到的最有價值的一本投資書籍。

這就是Jack Schwager寫的的第三本《金融怪杰》(Unknown Market Wizards)。

Image

書中最引人啟發的是一個名為杰夫紐曼(Jeffery Neumann)的美國股票投資者。

杰夫從17年前開始投資股票,年化收益達到80%,一個2500美金的賬戶變成了5000多萬美金的賬戶,也就是漲幅一萬多倍。

他的投資回報如此之高,主要有幾個原因:

第一個,高賠率投資。

他基本只買仙股,就是最垃圾的股票。仙股的股價低廉,一旦上漲,漲幅達到十倍甚至幾十倍是很容易的。

第二個,深度研究。

他研究股票不僅僅是看各種新聞和財報資料,也會去拜訪公司,也會購買公司的產品研究。

例如他研究3D打印機時,花了1萬美元購買4個3D打印機子。他自己學習CAD軟件,因為使用3D打印機需要CAD軟件。他也去參加3D打印機的行業會議。他把自己變成要投資領域的專家。

“I turn myself into an expert in each of the sectors I invest in.”

他非常喜歡嘗試新事物。

有一年他買了一個指紋掃描儀,可以連到筆記本電腦上工作。他就在想,這玩意以后應該可以在手機上使用。后來他就開始關注AuthenTec這個指紋識別公司。當它的股價開始爆發,他就迅速買入,拿出30%的倉位重倉了這個公司。

某種意義上,炒股和創業都是一樣的,都是要抓大趨勢。

如何判斷一個趨勢的潛力?如何在趨勢剛起來時就殺入?

這兩個問題才是至關重要的。

當初米課某著名老師的NB案例不就是天天在youtube上看網紅的視頻,結果發現他們都開始玩平衡車,就立馬下單給中國的供應商,一年賣了上千萬美元。 傳統的價值投資者,更加關注“確定性”而非“賠率”。

價值投資者其實講究的是“慢就是快,少就是多”,也就是盡量不賠,寧可少賺,靠時間來獲得復利。這個投資方式比較保險,但是缺點就是太花時間。

價值投資者往往對高賠率投資嗤之以鼻。但他們忽略了一點,股價高位時,所謂的確定性真的那么確定嗎?

就像A股有些券商報告,都按照2060年的市場預測來計算估值了。

當然了,杰夫紐曼(Jeffery Neumann)的高賠率投資方法,我們要模仿起來也很難,但他確實為我們打開了一扇新的窗口。(作者:icefighter)

往 期 推 薦

追加內容

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!